397b4677-ffef-4bbe-ac43-09c8f7f8254e.png

2019年我国甲醇市场需求变化有限

来源::《中国石化》杂志2019年第3期

  摘要:2018年我国甲醇市场“三跌两涨”,波动范围在2450~3550元/吨,高点创2008年以来同期新高。

       2008年金融危机过后,石化行业触底恢复,2014年煤制烯烃迅猛发展,我国甲醇产业结构深度调整。目前甲醇已经不只是一种重要的化工产品,更是一种用途广泛的基础有机化工原料,其能源属性越发强烈,近6年来,其需求重心不断深入石化替代领域,甲醇经济迅速崛起。2018年我国甲醇行业集中度继续提高,企业大型化、集团化程度越发明显,产业一体化程度进一步增强,行业盈利水平提升较大。隆众资讯监测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甲醇有效产能逾8300万吨,精醇产量达4900万吨,比上年增加300余万吨,而进口仅740万吨,减少70万吨,出口32万吨,表观消费量超5600万吨,增加5.3%。

  与宏观经济、原油市场等共振,市场宽幅波动

  据隆众监测显示,2018年我国甲醇市场“三跌两涨”,波动范围多在2450~3550元/吨,高点创2008年以来同期新高。从历年来看,延续“7年周期性”走势,与2011年波形相似,但平均价格较2011年高出160元/吨以上。从往年来说,年内低点多数出现在5、6月份,2018年则出现在3月份,且期间出现了罕见的“三级跳”现象,其中,一级跳出现在3月份,即3月7日起连续5个工作日市场累计涨幅达270元/吨(原因是春检开始超200万吨甲醇装置检修,加之中煤蒙大、神华包头MTO企业外采甲醇量增加等);二级跳出现在4月份,即4月14日起连续3天涨243元/吨(原因是春检继续,环保“回头看”,鲁北、苏北、山西部分甲醇装置停车,中东等约800万吨国外甲醇装置集中检修,外盘高企,套利空间出现,转口量增多);三级跳5月13日起5天涨200元/吨(原因是WT原油升高到每桶70美元以上,人民币持续贬值,进口减少)。随后原油回落,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召开,下游需求进入淡季,春检陆续结束,市场下滑。然而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油价持续创新高,MA主连升至近6年高位,加之传统需求旺季刺激,市场再次冲高至年内高点。但欧美股市暴跌,原油持续跌破每桶50美元,化工板块周期性下挫,期货持续大幅下滑(甲醇主连10月15日最高3525点,单边下滑至12月4日的2300点,37个工作日时间跌幅达1225元/吨),加之联泓、阳煤及江苏斯尔邦MTO装置降负,浙江兴兴、中原乙烯MTO装置停车,伊朗再度被制裁(能源类),外盘套利恢复,港口库存持续走高,逼近历史高位,沿海市场率先走跌,引领内地全线下滑。

  国外新增产能陆续释放,全球竞争加剧

      2018年OCI子公司Natgasoline新建175万吨/年甲醇装置正式投产,同时伊朗Marjan公司新建165万吨/年甲醇装置亦投产商业运营,截至2018年底国外总产能超6000万吨/年。随着美国低廉页岩气优势的体现与升级,2015年Methanex100万吨/年甲醇装置已经由智利搬迁至美国,且历经2年时间2018年6月起巴拿马运河再次提高通行船舶至最大船宽,未来1~2年北美洲将有400万~900万吨/年新增产能计划释放,加之伊朗3套近400万吨/年新建装置的计划投产。因此,隆众预计到2020年底,全球甲醇总产能或达到1.5亿~1.6亿吨/年,全球供应增加或较为明显。而未来较长时间内,中国或依旧保持全球第一大需求国的地位不变,如此大的“蛋糕”,各国要分得“一碗羹”的竞争力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企业大型化、集团化程度提高,行业集中度提升明显。2007年8月国家发改委发布天然气利用政策,明确表示禁止新建或扩建天然气制甲醇项目和以天然气代煤制甲醇项目。2011年4月国家发改委发布【2011】635号文件《关于进一步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中表示,禁止建设年产50万吨及以下的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100万吨及以下煤制甲醇项目。截至2018年底,我国拥有年产规模在50万吨以上的甲醇生产企业超50家,涉及产能逾5700万吨,占全国有效总产能近7成,较2014年增加20多个百分点,目前已经形成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兖矿集团、大唐、延长、中国海油等百万吨级以上规模企业20余家,多集中在我国煤炭资源相对丰富的西部地区。

税改等政策助力,产业利润提升明显

       2018年4月4日财政部税务总局下发《关于调整增值税税率的通知》,规定2018年5月1日起制造业等增值税税率从17%降至16%。2018年前三季度我国甲醇市场表现尚可,全年产业利润不错,但企业表现不一,其中甲醇生产企业皆处于盈利状态,多数在700~1000元/吨范围,较上年增加100~300元/吨。虽然气头企业利润最为可观,但受限气等方面影响多数气头企业开工有限,部分甚至处于较长时间停工中。而传统下游企业中,醋酸利润最为可观,自2017年4月盈利至今,最高达2600元/吨附近(占到当时市场主流成交价格的1/2左右),创历史新高,平均在1500~2000元/吨。其次是甲醛,受房地产等刚需支撑影响,企业利润一直相对稳定,2018年多在100元/吨左右。其余企业多数处于亏损状态。而新兴下游企业中,煤制烯烃企业持续稳定盈利,而甲醇制烯烃企业则多数处于成本线以下。

  装置一体化程度增强,需求重心继续向石化替代领域发展

       2018年8月,陕西延长石油延安能源化工新建60万吨/年MTO配套180万吨/年甲醇装置投产运行,而青海盐湖新建30万吨/年MTO装置多次开车失败,但配套100万吨/年甲醇装置早已投入商业运营。截至2018年底,我国已投产MTO/P装置达26套(山东东营等地MTP装置除外),产能共计1282万吨,其中配套有甲醇装置在17套,涉及产能870万吨,占比68%。而全年我国甲醇下游消费总量突破5500万吨,其中新兴下游占到67%左右,近6年来年均增长率高达30%(传统下游则在-2%附近),连续5年位居甲醇下游需求领域首位。

  市场风险增多,企业操作模式转换加速。近5年以来,随着MTO/P/G等新建装置的不断投产,我国甲醇与原油的相关性不断提高, 2013年及前期多为中低度相关,而2014年以来上升至中高度相关,即太仓甲醇现货与WTI的相关系数在0.8附近,甲醇期货与WTI的相关系数在0.7附近。另外英国脱欧、伊朗制裁、贸易战升级等国际政治、经济的变化,加之去杠杆、供给侧改革、财税制度变革等国内政策的实施,近年来宏观面的变化对于我国整个石化行业的影响尤为明显,市场风险加剧,传统贸易模式难以长期生存,利用 “互联网+”进行转型,同时运用“期现结合”操作模式,成为当今我国甲醇及相关企业的主流经营模式。当下不少甲醇生产企业已经增加贸易、期货业务,贸易、下游等企业运用套保、点价等手段在跨期、跨商品等多领域进行灵活切换,以谋求更大利益。

  进入2019年,宏观经济或趋于弱势,原油波幅或趋于收窄,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发酵、汇率、关税等方面的变化或直接影响大宗品供需格局的调整。对甲醇本身来说,隆众预计,2019年我国甲醇新增产能或在300万~800万吨,到年底总产能有望超9000万吨。而随着供给侧改革、环保等政策的继续实施,“十三五”收官前,我国甲醇产能利用率或进一步提升至70%附近。

  目前国外新建甲醇装置正在加快投建速度,预计2019年或有100万~600万吨新增产能投产释放,为此2019年我国甲醇进口量不排除首次达千万吨的可能。除此之外,2019年内蒙古久泰、鲁西集团、中安联合及宁夏宝丰等约5套共计240万吨MTO装置计划投产,理论消耗甲醇量或在300万~600万吨,由此来看2019年我国甲醇下游需求总量或超6000万吨。整体看,2019年我国甲醇供应格局或趋于宽松,而需求面变化或相对有限,甲醇市场整体波动幅度或趋于收窄,高点或低于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