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b4677-ffef-4bbe-ac43-09c8f7f8254e.png

倾城荷韵

作者:国际贸易部  徐娜

时人说荷,往往以其高洁自诩。植物园的荷花,却艳得惊人。

这里的荷花,与别处并无不同,如若一定要标新立异,此处的波光倒映着远处的绿柳,使荷叶更显得青翠,而荷花也愈加艳丽了。荷花聚做一片,遥遥面对着远天的云。中间是拉琴的少女,舞蹈的少女,歌唱的少女。

看荷,要在盛夏的时节。酷暑炽热的光芒洒向干涸的大地,尘土飞扬着愁苦的面容。望到水,心情就要开放一下,由此望到荷,便更使人心旷神怡。北国的春总是来的太晚,而夏又经久不散,人们的心仿佛吊在火堆上的砂锅,咕嘟咕嘟熬煮着盛夏的时光。而在烈日下的荷,枝叶青翠欲滴,好像总带着水的温润。荷叶上再落一点雨,衬着淡粉的花,更添一分清凉。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余晖照映在地平线最远处的云朵上。一片黯然的滚动着的晚霞下面,零落站几个人,倚在长桥上,细细地观赏落照下的荷花。这样的景色,与千百年前并无大异。这就有些让人分不清时空的界限了。

宋周敦颐有一篇《爱莲说》,大谈荷之高雅,亭亭净植,不蔓不枝,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而荷花并不懂得高雅,人为的赋予其精神于荷没有任何意义。所有的花,都是为美而生的。牡丹之富贵,堪称花中之王,也无非为了招蜂引蝶,授粉播种而已。荷就不需要传承吗?

所以说,生物的共性便在于繁衍,在于传承。在这一点上,荷花的高雅并不违背它的初心。淡,一样能淡出天然的姿色,淡出天然的清香。于蜂蝶而言,淡淡的清香与厚重的浓香一样引动贪婪的味蕾。


文章分类: 职工文苑
分享到: